首页 > 房产资讯 > 房产趋势 > 就算有房补,互联网人也没有租房自由

就算有房补,互联网人也没有租房自由

2021-05-15     来源:     浏览:141

拿着高薪,还有房补,在互联网大厂上班的人,是不是想住哪儿就住那儿?答案有点出人意料。

2020年8月,梧桐刚拿到字节跳动的offer,就开始规划未来的“美好生活”。为了住得舒服,她给梦想中的小窝定了很高的要求,首先是在房补范围内,距离公司骑车20分钟;其次则是整租、一居室的硬件要求;再次还有干净、安全、有管理等软件要求。

很快,梧桐的美好愿望就被现实狠狠击碎了。

“当时我大概看了附近的稻香园、中关村公馆、摩尔公寓、贝克公寓,和优家。租金从5392元/月到1.16万元/月不等。但是除了1.16万元/月的摩尔公寓,其他的居住条件都不如人意。”

这价格,即便有房补,也让梧桐觉得难以承受。更让她不能理解的是,价格高就算了,居住条件为何也差到让人无法接受?

“稻香园和中关村是民居。整租一居室的租金分别是9000元/月和6500元/月。价格在我的预算范围内,毕竟有1500元的租房补贴。但看房的时候,真的把我吓到了。”中关村的民居都是老房子,很旧很破,梧桐去看房的时候,刚走进去就闻到一股霉味,家具也有损坏。“我真的没想过,花这个钱我只能租到这种房子。”

字节前员工陆琪对此也深有同感。“2016年、2017年的时候,我在字节工作。租的是房补范围内的罗庄西里一套三居室中的次卧。房间面积不到十平米,租金是3000多元一个月。老房子的卫生条件真的特别差,卫生间特别不好,有味道是很寻常的。除此之外,那栋楼一层很多户,客厅、卫生间、厨房都没什么窗户,采光很差。”

对于北漂来说,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如果能用合适的价格租到一间交通便利、生活配套完备的房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但动辄四五千元的价格,或者便宜一点但脏乱差的居住条件,让许多年轻人感到沮丧。

为了提升员工的幸福感,字节跳动、快手、腾讯等公司,都会有房补,这也成为部分大厂的招聘亮点,和免费食堂、免费健身房、打车报销等福利,一起成为“大厂光环”的一部分。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曾说,年轻人工作生活应该住在城市中心,哪怕房子小一点,在市区有更多的活动和交流,下班之后也不需要浪费大好时光和宝贵精力挤地铁,节省的时间可用于健身读书看电影等也很好。

2016年2月28日,在字节跳动搬进中航广场大楼当天,张一鸣发了一封内部信,其中表示,为了鼓励员工在城市中心居住,就近居住补贴(北京)的额度提高到了1500元/月。据了解,快手的房补更高,能达到2000元/月。

由于互联网大厂员工众多,平均年龄又不大,据《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2020》结果显示,互联网19家企业的人才平均年龄为29.6岁。其中,字节跳动和拼多多的人才平均年龄仅为27岁。另一个数据显示,今年,字节跳动的员工总数已经超过10万人,其中大部分在北京。

庞大的租房需求,还有房补,都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周边的租金。“如果你想在字节房补区域内租一个一居,相比在别的区域,可能需要多花2000元左右。”字节跳动房补范围内、太阳园店经纪人刘生告诉燃财经,现在字节跳动中航广场房补范围内的一居,月租金至少要7000元起步。即使是想要带独立卫生间的合租主卧,租金也要六七千往上了。因为主卧带卫生间的房型比较少,多半是太阳园这边的大三居。而太阳园目前两居租金已经是1.3万元/月到1.4万元/月了。

最终,梧桐放弃了房补范围,转而向4号线和10号线地铁沿线寻找合适的住处,并在魔方紫竹店租下了一个30多平米的南向一居。“租金是6900元/月。到公司需要步行33分钟加地铁8分钟。当然是没有房补的。”

对于这个结果,梧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的租房预算是房补范围内8500元/月,非房补区域7000元/月。但很明显,要想在字节房补区域内租房,我的要求过于高,而预算又不够高了。”

大厂设立房补的初衷是改善员工居住条件和生活品质,但显然,在房补区域内,房补的作用被高涨的租金抹平了,除了离公司更近之外,幸福感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提升。但另一方面,那些不是大厂员工的人,可能更加无奈,要么接受被抬高的租金,要么就离开这片区域。有些人甚至盼望着这些互联网大厂能搬离。

“节区房”的诞生

众所周知,北京的通勤成本很高,《2020全国主要城市通勤监测报告》显示,北京平均通勤距离11.1公里,是各大城市中最远的一个,幸福通勤比重仅38%,因为5公里以内的通勤距离,才会感到幸福。

互联网大厂的房补,基本上都设定在幸福通勤距离内,比如,快手的房补要求租住地点距离公司直线距离在3公里左右,公司也会给出一个参考小区名单。字节跳动对房补范围的要求是,员工所租住的房屋必须距离办公地点步行30分钟以内,或者骑自行车、地铁20分钟以内,以地图截图为准。

作为福利,房补的确让员工上班更便利了。字节跳动的小靳告诉燃财经:“无论是正常上班,还是平时晚上加班以及大小周的周六去上班,都更容易接受。因为反正这么近、也没什么事,‘晚点回家吧’,或者‘去一下公司吧’。”

一位大厂的HR表示,员工离职的理由中,通勤成本太高,占比很高。大厂提供房补,希望员工就近居住,其实也有降低离职率的考虑。“核心还是提升员工的幸福感,让大家能更高效的工作。”

无论初衷如何,客观来说,因为有房补的福利,围绕字节跳动步行30分钟、骑行20分钟的房补区域形成了。在脉脉上,也有人将之类比“学区房”,称为“节区房”。

“节区房”大概在哪个区域?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11月9日,字节跳动搬进新购入的方恒时尚中心,字节跳动在北京已有39处办公地。这39处办公地点大多位于海淀区北三环和北四环附近,包括知春路、中关村和五道口等地。大致估算,房补区域覆盖北三环、北四环、万泉河路、西土城路围起来的约9.66平方公里的区域。

在这个区域里,居住的多半是字节员工。“目前我住在双榆树,距离公司大楼1.5公里。据居委会大妈说,住这里的基本上都是头条员工。”知乎网友琪桑表示。小靳则居住在万柳,他告诉燃财经:“我合租的三居室,两个室友都是字节的。”

同时在这个区域内,也有着更高的房租。全国房价行情网数据显示,2021年4月北京平均住宅出租价格为104.89元/月/平米。分区来看,西城区平均租金最高,为139.09元/月/平米,其次则是东城区134.84元/月/平米。海淀区仅在十六区中位居第三,平均租金为129.82元/月/平米。

在租房热力地图上,中关村是海淀热力最高的区域。全国房价行情网数据显示,以中航广场为圆心,附近1千米内的住宅平均租金为151.55元/月/平米,比海淀区平均价格高出21.73元/月/平米。其中双榆树南里和双榆树北里小区,平均租金已经达到了196.24元/月/平米和195.44元/月/平米。

但刘生也表示,并不是字节凭一己之力推高了中关村片区的租金:“中关村本来房价就高,再加上周边有比较好的学校,因此也诞生了学区房和租房陪读的需求。同时,中关村互联网企业集中,租房需求大,但供应有限。可以说是多种原因造成了附近租金高企。”

“节区房”的存在,自然会把一些人挤出去。比如,在换了工作之后,陆琪火速搬出了罗庄西里。她说,“现在租的是一套常营附近的三居室次卧,但租金只要2500元/月,而且小区比罗庄西里新很多,采光也非常好。相比较而言,现在的幸福感要强得多。”

“节区房”的困扰

早在2019年8月,就有脉脉用户在平台上表示:“腾讯知春路上班的朋友都住在哪里呀?这附近的房租被头条炒得有点高啊。”近期,更有脉脉用户直呼:“中关村上班,租哪儿可以避开字节的人。不想去平摊他们引起的上涨的房租。”以及“字节的房补变相提高了周边的房租,这算不算也是一种内卷行为。”

“节区房”的租金有多高?

在附近中国科学院某研究所工作的米克告诉燃财经:“附近区域,自如的次卧租金已经3500元/月起步了。”

因为男友是字节员工,豆豆曾打算在字节房补区域内选择,这样可以得到1500元的租房补贴。“男友现在和人合租,每次过去都不是很方便。而我住的地方是公租房,位置很偏,离两个人的上班地点都太远,所以想在男友公司附近租一个一居室或者开间。”

但今年3月,豆豆已经选择了放弃:“根本租不起。字节房补范围内的一居,月租金基本都要7000元起步。即使减去1500元的房补,每个月还要给5500元。算了一下,不划算。”而豆豆的好友已经顺利以4500元/月的价格在劲松附近租到了合适的一室一厅。

同时,“节区房”区域内的价格涨势也更明显。

燃财经在自如APP上看到,陆琪曾经以3000元/月租下三居次卧的罗庄西里小区,目前有在租房源11套,其中租金最低的是一间面积为8.3平米的南向次卧,该房源原价4060元/月,目前正在打92折,折后价格为3736元/月。

原本是大厂给员工提供福利的房补,如今却似乎成为了片区内中介和房东提价的底气。

“字节的半小时步行房补政策,把周边的房价硬生生拉高了很多。片区内自如的中介们也特别喜欢在租房广告上加一句,在字节跳动房补范围内。”米克直言。

陆琪也告诉燃财经:“附近都是老小区,就那环境,租金3000多元一个月。要是没有房补,谁会去做这个冤大头?而且当时中介还直接跟我说,因为大家都知道字节有房补,所以涨价大家也都能接受,因此哄抬了价格。”

知乎用户米尔的感受更直观。“2018年的时候,我住在知春路北里的某自如房。有一段时间房租涨得很猛,从3000元/月直接涨到了4500元/月,很多租客都因此搬走了。但也有人逆势搬了进来,一打听才知道搬进来的几乎都是头条的人。而且还不觉得贵。”

“而我从中航广场边上的知春路北里小区搬到更靠近人民大学地铁站的房子之后,发现租金明显降了很多,室友也都不是头条的人了。问了一下房东才知道,原来那边是头条房补范围内,但这边已经不是了。”米尔说道。

大厂福利的副作用

除了字节跳动,作为员工福利,其他大厂也有房补。

比如快手和腾讯。快手员工菜菜表示,在公司给出的租房范围内(基本上以快手总部为圆心的方圆三公里左右),快手会提供房补每月2000元左右。

曾经面试过腾讯的小林表示:“记得当时腾讯提过每月有一两千元的房补,要求是骑自行车20分钟范围内。”

腾讯内部有一个“易居”计划,通过发放租房补贴的方式,帮助刚参加工作的员工更快更好地扎根城市生活,具体来看,社会工龄小于等于三年的所有正式员工(含校园招聘毕业生和社会招聘员工)都可享有租房补贴。其中:第一类城市(北上广深)15000元/年/人;第二类城市(北上广深以外)7500元/年/人。租房补贴按月等额随工资发放,即北上广深1250元/月;其他地区625元/月。

房补反而推高片区租金的“节区房”现象也在这些有房补的地方蔓延。

“西二旗这么偏的地方,一个单间都要5000元/月了。合租主卧的租金也要3000元到4000元每个月了。”菜菜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而且这边的房屋居住环境真的很差,要么是老破小、要么是回迁房。房补真的给了房东开高租金的底气。”

小林也表示:“去年冬天,我有一个机会跳槽到腾讯。一切都谈得差不多的时候,我看了一下周边的租房价格,发现房补范围内基本上一室一厅都要7000元/月以上,而我又习惯了自己住,合租肯定是比较困难的。所以最后衡量了一下目前工资水平和腾讯的薪酬情况,感觉不划算,就放弃这个机会了。”

或许是因为在西二旗办公的快手和腾讯的员工数量都不够多,所以对周边房租的推动作用没有“节区房”那么明显。据了解,目前快手的全球员工总数刚超过2万人,公开资料显示,快手在西二旗的总部有7栋楼,工位为6500个。2020年4月,有脉脉用户表示:“一万人的公司,分工位居然是靠抢的。”有报道称,腾讯北京总部大楼“将有8000(名)腾讯员工分批入驻”。两者加起来,也跟字节跳动的员工数量,相去甚远。

再加上,西二旗的位置更偏远,周边主要也是互联网公司,如百度、新浪、网易、滴滴等,大部分都没有房补。因此,周边的房租还没有被推高得太离谱。西二旗片区的中介告诉燃财经,“这片区域,快手房补范围内一居室的租金在5500元/月到6000元/月之间;开间租金低500元左右,在5000元/月到5500元/月之间。”

“我在回龙观新村租的一个三室中的主卧,每月租金在2500元。除去2000元的房补,每个月的房租支出是500元。”菜菜表示。另一位快手员工潇潇则介绍:“我目前住的就是辉煌国际的一间大开间,每月租金5400元。”

对于潇潇来说,5400元/月的租金并不算高。因为扣除2000元房补之后,潇潇每月的房租实际支出仅3400元,不过,潇潇并不认同这种计算方式:“房补也是我的薪酬构成之一。这不是我收入中额外的一部分,而是我收入中应有的一部分,在接受这份工作之初,我就会把房补作为我的收入整体来衡量,是否可以接受。所以我的租房支出仍旧是5400元,而不应该按照扣减房补来计算。”

同时,潇潇也觉得公司附近的房租太高了:“就因为大厂工资高,我们就要接受和价格完全不对等的居住条件吗?上地这个地方,可以说走出上地西路左右两侧高大上的办公楼,就是郊区,吃喝玩乐一应俱无。而且这边的房子,也多数是老破小,居住舒适度并不高。所以对于这个房租,我并不是心甘情愿接受。”

潇潇的不忿,也是很多大厂人共同的情绪,“房补本来是为了让员工住得更舒适,结果却让房东赚得更多了,想起来就让人生气。”但在中介和房东看来,这都是市场行为,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

房补本来是大厂员工才有的福利,却成为中介和房东随意涨价的底气,还推高了区域内的房租价格,甚至误伤了其他租户,不免令人感到唏嘘。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 2021   石家庄盈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冀公网安备 13018302001158号    冀ICP备19038205-3号